返回首页
您还没有登录!   登录 | 免费注册 | 搜索 |
哈尼
  文章
周胜良:养壶如同做人

前一篇 好壶,你该这样养!

 

文/吴月芳

  品一杯好茶,用一盏上好的紫砂茶碗。这样,方没有辱没这好茶,也润泽了紫砂。出生于江苏宜兴紫砂之乡、旅居泉州11年的泉州宜陶轩主人周胜良在圈内几乎没有人不晓得。李、王、周、顾等家族在宜兴都是排名前列的紫砂世家,周胜良正是出自于那里的周氏家族,因此玩起紫砂来也是颇有心得。

  每天,他都要一遍又一遍地摩挲他那一把把心爱的茶壶,趁着烧水的空儿,习惯性地拿起羊毛刷在壶面上刷洗,天长日久之后壶的表面亚光泛起,看起来越加油亮光滑。

  闽南茶叶宜养好壶

  踏访了全国二三十处主要的茶叶产地,尝遍了各种名茶之味,周胜良最终还是认为泉州的安溪铁观音最适宜养紫砂壶。养后壶面着色透彻,而且抚摸上去光滑圆润,且油脂干净。选择在泉州发扬紫砂文化,其实还有一个主要原因,就是泉州四季如春,即使在冬天也不像北方那样寒风凛冽。温润的气候适合很多种器物的收藏,紫砂养在这里,不用担心冬天会被冻裂。

  周胜良来了,痴迷于养壶的泉州人就越来越多了。“一方面是泉州人的接受能力强,另一方面也与当地的经济水平有关系。”周胜良觉得,紫砂艺术虽然在泉州起步晚,可潜力很大,发展的脚步也迈得比别的地方快。现在,他还是每个月至少往返两次宜兴老家和泉州之间,为泉州爱壶的人淘一些宜兴那里的好壶和小摆件。当然,回去的时候他也没忘记带上些泉州的铁观音给亲戚朋友。

  把紫砂壶当孩子养

  “做壶先做人,壶品如人品。”如果你有机会去江苏宜兴,在周胜良的家,你会看到客厅上这幅题字。这幅字的作者,正是引他入门紫砂艺术的朋友———国家级工艺美术师高骏———所赠。搬了4次家,每一次周胜良都会将这幅字悬挂在家中的客厅,用于自省。

  心烦意躁的人无法养壶,因为无法进入境界,用平和的心态去慢慢浇灌那把壶;而只有心态平和的人,才能品味出紫砂的温润和茶香的浓郁。“无法描述恋上紫砂的心情,觉得养壶就像养孩子。”周胜良说,勤以茶养壶,但茶壶也需要“休息”。“休息”一段时间后,土胎能彻底自然干燥,再使用时才能更好地吸收。一股脑儿全扔进茶水里养,只能糟蹋了紫砂本身。

  把紫砂当成事业来做,不小心被看客失手打碎了,他也不恼怒。周胜良说,前两天有一个偶然路过的客人,进店把玩。看得出只是个好奇的过路人,谁知道一不留神就摔碎了一件“童子赐百福”的大茶壶。要知道,这件至少也是价值两三千元的紫砂壶呢。遇到这种情况,周胜良都会安慰自己,也安慰已经担心得不知如何是好的客人:“没办法,也许这把壶真不该属于我,只能将它打烂了!”不要客人赔,客人也松了口气。因为对一般人而言,一把不能用来吃喝的茶壶,花上数千元购买是很困难的事情。而周胜良会等客人走后,再将碎了的茶壶补好,留着那已不具备收藏价值的器物作观赏。

  文史工艺凝聚于壶

  其实玩壶玩的不仅仅是修身养性,紫砂艺术相关的历史和文化在收藏者那里,也必然会日积月累起来。要了解紫砂,矿源、泥料,以及不同大师的工艺特点、茶壶器形其实都值得养壶人了解和探究。当然,和养壶一样,紫砂知识也需要时间沉淀。周胜良说起他早些时候刚玩壶时,因为好胜心切,曾经和人打过一个赌。那是一把紫砂壶上的印章中的字。“左边一个‘东’右边一个‘火’,知道是什么字吗?”他问一个来请他验壶的人。其实是清中期“炼”字的写法!典故是历史上有名的“火烧东宫”事件,而统治者为了避讳,才下令天下改用这种写法。要是没有仔细探究过紫砂的历史,也许就不会知道。周胜良说,为了这个输了的赌,他赔掉了两条烟,但也打下去了当时学习不精却又过于自信的傲气。

  在玩壶的人看来,不同制作人的作品风格不同,壶品甚至能表现出为人之道。有些壶嘴看起来高高翘起,有的又显得谦逊许多。别看有的紫砂壶乍看起来不怎样,但细细把玩之后,你就会发现它的独特魅力。周胜良在他的展柜里找出了一把名为“风度竹”的紫砂壶。起初,你会觉得这把壶“长”得怪异:肚子大大,壶柄是一节节的竹子状,壶盖看起来却又不成比例地变小了。其实,作品要表达的意思是“大肚能容天下难容之事”的意思。而且妙就妙在,这款茶壶内注满水之后,在壶盖盖与不盖之间,会发出一声声鸟鸣般的叫声,意为“竹园鸟鸣”。其实,这样有着精妙设计的作品在紫砂艺术里层出不穷,有让人意想不到的效果,往往让养壶之人爱不释手。

  “壶痴”的幸福生活

  周胜良的藏品囊括了十几位国家级工艺大师的作品、省级以上工艺美术师不下百人的作品。他那里聚集着泉州不下50个或专业或业余的养壶人。不单是泉州城,省内不少名流都和周胜良进行过紫砂艺术的切磋。

  连他妻子都笑称他为“壶痴子”,因为静静养壶的时候,时常家人叫唤他都没听见,完全醉心其中。而在他的带动下,他今年才7岁的女儿竟也有三四年的养壶经验了!从三四岁就学养壶,小女孩不仅能泡茶,还能拿养壶笔照料那些小茶壶。孩子养的一些茶壶油光滑亮的,时常会被客人相中,想要高价买走。养壶都养出了感情,孩子还会哭着鼻子舍不得壶被卖走。周胜良看着像他一样爱壶的女儿,眼里流露出的满是父亲的慈爱。

  说到以后的打算,周胜良说:“活着肯定玩壶啦!”虽然在泉州呆了11年,但他还是觉得老了要“落叶归根”,回到宜兴老家。以后在老家找处清静的地方住下,在家门前挖个鱼塘,养养鱼、钓钓鱼,再精心做几把壶,这样的生活就完美了。(来源:海峡都市报

 


2007-12-17 11:59:39 |  浏览 (4284) |  收藏 |